王明志

泰益担心形成恶性循环

(吉隆坡11日讯)巫统宣传局主任兼格拉那区主席丹斯里莫哈末泰益强调,政府并不能许或把类似藐视国歌、国家领导和宗教信仰的网民置之不理。

他提出例子说明在必要时政府必须严厉对付行为过份的一群:“1994年,新加坡法庭裁决一名美籍人士因涂鸦他人摩托车镜,被判入狱半年和4鞭笞(一个是破坏公物,另一个是描述事实,如硬是要说破坏那就只有破坏官方虚假繁荣的谎言。”

他认为大马也必须向网民采取严厉的对付行动,以避免这种不良意识的发表对各族和谐造成影响。

他补充,网上流传的谎言如果刊登100次,大马人还是会毫不怀疑地相信。

就黄明志事件而言,他担心其他族群依样画葫芦,透过网上便利发表破坏性言论,然后变成一种恶性循环,种族分歧将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

莫哈末泰益是在巫统格拉那再也区代表大会开幕礼后的记者会上,发表上述谈话。

胡亚桥:篡改歌曲和国歌 不能混为一谈

国安部副部长拿督胡亚桥表示感到遗憾,反对党将篡改歌曲和篡改国歌混为一谈。

他强调,篡改歌曲和国歌有异,人民遇有任何不满,可以通过很多管道宣泄,但是篡改国歌就是不对的行为,希望日后不会有人再混淆创意和言论自由。

他说,反对党混淆篡改歌曲和国歌,是为了打击政府,希望反对党或行动党不要再玩弄这项课题。

他周日出席2007年森州马华代表大会后,受记者询问时,如是指出。他同时表示遗憾,一些报章刊登专栏作者的文章,文章内容认为黄明志的行为只是小错,不应小题大做。

“我们不质疑黄明志的效忠,可能他还年轻……”

无论如何,他希望上述事件能够大事化小,此后再也不要这项课题。

明志虽有点极端,但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FACT),找有心人去化解“有心”事。

欲加汝罪,何患无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王明志

  1. wilson says:

    数拿督要提供奖学金 社青团:只要明志愿意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 晚上十一时四十七分

    (怡保20日讯)社青团总团长倪可敏今日宣布,一旦留台生黄明志愿意,该团支持者将为他提供奖学金继续深造,以为国家留住人才。
    他指出,目前已有数名拿督级的支持者表示对国阵数十名正副部长围攻1名学生实在看不过眼,因此决定通过社青团为黄明志提供奖学金。
    他说,强权可以压住声音,可是却掩盖不了事实。黄明志以歌寄意,批判国阵不公平政策,事实上大快人心,国阵应该虚心检讨与反省,而非以“拳头出真理”的方式去处理。
    倪氏于周一在霹雳行动党总部召开的记者会上也指出,怡保东区社青团也将于明晚(周二)8时假该党总部礼堂主办黄明志系列作品放映会,欢迎市民踊跃出席交流,自行评估与判断。
    至于黄明志是否知道与赞成放映会的举办,倪可敏指出,放映会的目的很单纯,只是供人民观赏,而雪华堂也同样举办类似的放映会,该团还会举办烛光晚会,以为黄明志祈祷。
    他指出,随着黄明志在道歉后可能还会受对付,为了避免发生任何问题,导致其学业可能受到中断,几位拿督级的支持者已声言,只要黄明志愿意,将负责其学费。
    他说,对于马来报章不符事实与煽动报导深感遗憾,并希望政府可以对这样的做法作出劝告。
    他也对青年体育部部长拿督阿莎丽娜动言要以内安法令对付黄明志,劝请部长阅读宪法精神,不要动则以“恐吓”的口吻打压,为此,她应该向大马公民社会道歉,而身为一个掌管青年部的部长,理应拥有年轻人的模范精神。 

  2. wilson says:

    恐成国阵打压行动首名受害者评论人指明志道歉是一大败笔

    黄凌风07年8月22日 下午3:08
    Malaysiakini

    时事评论人认为

    ,在马华公会劝说下

    ,创作歌手黄明志对《我爱我的国家》风波公开道歉是一大败笔

    ,并可能令他成为国阵政府在大选前对付部落客系列行动中,第一位被成功定罪的受害者。
    民间对改编国歌风波的愤愤不平继续燃烧,连续3场在隆雪华堂举办的黄明志事件讲座皆引起热烈的反应。继行动党“明智爱国,声援明志”以及公正党所主办的“马来西亚各族群,救救黄明志爱国讲座会”之后,昨晚由麻坡中化(吉隆坡 )校友会举办的“黄明志道歉了?-再从<我爱我的国家>看爱国”讲座会,也吸引了约150人出席聆听。
    这场讲座会的主讲人是资深评论与写作人李万千(右一)、董总法律顾问饶仁毅(右二)和留美毕业生青年会创办人郑水兴(左一),主持人是麻坡中化(吉隆坡 )校友会主席周其辉(左二)。
    这3名主讲人异口同声表示,黄明志原本就不应该,也无需对这宗受到高度政治操作的风波,做出公开道歉。
    李万千:马华手法粗糙帮倒忙
    也是《当今大马》专栏作家兼中化校友的李万千,批评马华公会在处理黄明志道歉的手法非常粗糙,最终落得黄明志“俯首认罪”,等候国阵政府发落的窘境。
    “本来他爸爸是很感谢马华公会,因为要帮他渡过难关,可是现在的样子是帮了倒忙。本来,黄明志做了解释和翻译后,已经开始有一些人,包括马来人能够接纳。可是马华公会的做法非常粗糙,并没有真正纠正主流传媒对他不公平的指责。”
    “马华公会做了什么事呢?蔡细历这次会跑出来,以为十拿九稳,一个钟头的电话说服了对方。他要求黄明志道歉认错,向全体人民和政府道歉。”
    指传媒炮制骗局政治迫害明志
    李万千表示,马华副总会长蔡细历在新闻发布会上,不但没有读出黄明志的道歉声明,却擅自代替黄明志发言及讲得一塌糊涂。
    “结果内阁开会后,那些部长要做英雄的都出来了。他(黄明志)已认错,他必须要负后果,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他既然认错,可以要求减刑,但是他基本上已经认罪了,接下来等着我们来判他。”
    “这个是很大的伤害,这是一个传媒炮制出来的骗局及政治迫害,变成一个既有的事实,然后进一步要用法治制裁他。”
    明志是国阵打压行动中最弱环节
    他表示,国阵政府曾经向部落客宣战,去对付那些政府没有办法对付的人,包括黄泉安、洛基、蔡添强和拉惹布特拉,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罪名成立,也就是政府的宣战还没有任何成果。
    “政府第一个成果大概就是我们的小老弟。也就是(因为)他是最弱的环节,父母亲当然害怕,因为个人如何去抵挡国家政权,国家用权力来对付一个人,为了其政治目的。”
    “普通人民不会去理会黄明志唱negarakuku,难道唱了之后是否我的水费涨高一点?如果没有,关我什么事?你要唱不是去唱洛。很多事情原本没有事的,可是政治的因素使到我们变得有事情。”
    道歉为了巫统领袖好下台
    饶仁毅也有同感,指黄明志的道歉是整件风波的一大败笔,因为其道歉全是为了让巫统领袖有面子“下台”。
    “大家有没有读过黄明志的道歉,道歉的全文讲起来,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向全体国民道歉,我很不客气的讲,这个是蔡细历弄出来的东西。他说受到压力,谁给他压力,我们华人社会有给他压力吗?没有啊。马来社会有几个给他压力?那几个政客?压力来自何处?可是道歉却含糊的说,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我向全体国民道歉。我想我饶仁毅不用你道歉啦。”
    “这是一个很怪的现象,为了道歉而道歉。这个道歉是一个很大的败笔,不像是几个月前的月漏论一样,那很明确。你侮辱了几个女国会议员,你向她们道歉,你侮辱了所有女性同胞,你向她们道歉,很明确。”
    “这个黄明志事件,他侮辱了谁?我看不出来。这个道歉完全是一种下台之举。黄明志事件炒得那么热,你叫巫统头头们怎么下台,你已经讲了重话,又叛国这个那个,如果黄明志不道歉的话,他们这个头头怎么办?没有楼梯下来。这个事情怎么办?马华公会你搞定它。所以,戏码在上映啦,可能大选来了。”
    郑水兴也不认同黄明志做出道歉,并且认为黄明志是因为不堪受到国阵机关不停的轰炸下去,才误认为本身做错而做出道歉。
    “黄明志讲了道歉这句话,我觉得他是讲错了,他本身也是在很混乱的情况,整个马来西亚机关轰炸他之下,他真的以为自己做错了。”
    周其辉:哪位部长敢背国旗绕场跑?
    周其辉也表示对这起事件感到非常愤怒的不满,并谴责当政者对于这名年轻人施予精神压力,导致黄明志不得不屈服于权威下。
    “由于大选快要来临,黄明志事件在此时发生,明显是大选前奏曲,政客利用此课题在大选前制造问题。很清楚看到在此事中,有人扮演黑白脸的角色。扮演黑脸的是巫统的一些重要领导人,出动多名部长镇压一名24岁年轻人,非常不公平,非常愤怒,校友会感到非常遗憾。”
    “黄明志为了爱国,带马来西亚国旗到台湾留学,在一些运动会上,如果马来西亚胜利,他背着国旗全场去跑,去显示马来西亚Boleh。可是,我们要问一下,这些怀疑黄明志爱国的部长们,他们有没有勇气背着国旗在运动场上跑一圈?爱国的分水岭是什么?”
    批评讲座会文告遭报馆阉割
    他也披露,为了主办这场讲座会,校友会曾向多家报馆发表文告,但是其内容没有被刊登出来。
    “只是登了座谈会的时间地点以及主讲人与主持人的简单新闻报告,其中的内容全部被阉割,早期我们发的文告可能会全文刊登,可是这次发的文告,其重要内容是被阉割的,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自由。”
    法律工作者饶仁毅在演讲时,也从1968年国歌法令及1948年煽动法令切入,与听众深入分析这两条可能被用来对付黄明志的法令。
    饶仁毅:虽有争议但构不成煽动
    逐字逐句研究过黄明志《我爱我的国家》歌词后,饶仁毅认为,这首歌曲并没有触犯国歌法令,同时,这首歌曲虽有争议,但也构不成煽动之罪。
    “只要冷静分析事实,若要讲处罚,就必须回到法律。就算是以煽动法令为标准,都无法卡住黄明志这首歌。再下来,如果说不效忠,是对最高元首和国家的效忠,这首歌离效忠十万八千里。我们讲得是对整个社会现象的不满,任何人公民都有权利对社会不公平和不正义的东西发言,这个发言是我们的基本权利。”
    郑水兴:若不爱国就不会有牢骚
    郑水兴也百分百肯定黄明志的爱国精神,因为“如果不爱国就不会有牢骚,不爱国就不会有这样的热情去创作,如果不爱国他也不会骂到这么狠啊,如果不爱国的话,很多人都移民去了,管他做什么,有得吃有得住就好”。
    “我可以很绝对的说,他是绝对爱国,如果黄明志能够在台北街头拿着吉他唱国歌,你说他是不是爱国的留学生呢?”
    他也批评大马政府对黄明志歌曲小题大做,“黄明志的《我的朋友》也批评新加坡,但是不见得新加坡政府攻击黄明志”。
    “梁志强导演的新加坡电影《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虽然把新加坡骂得体无完肤,但是我还没有看到新加坡政府禁播这部电影。新加坡都没有把它当作是一种政治课题,以敌对的方式来看待。而我们这里却小题大做。”
    饶仁毅批评整个事件其实是政治操弄,也是执政者“莫须有”的大动作,以便向支持者展示照顾某个族群利益。
    “这就是我国种族政治的最明显写照,无论是非对错,先把主观套在你头上,他就变成英雄,也就是种族政治里最廉价的手段。”
    马青应叫希山慕丁别再举剑
    针对政客玩弄种族主义,李万千表示,副首相纳吉在担任巫青团长时,曾经高举马来短剑,并表示要“以华人血染红马来剑”,是大马民族无法遗忘的伤痛。然而,伤口经过20年不但没有愈合和弥补,另一个要靠种族主义起家的现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又再拔出剑来。
    他表示,虽然马青总团长廖中莱最近在马青大会上曾经高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但是不能够空说大话,应该有所实际的表现。
    “最近看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几个字,我们年轻时看到会觉得很鼓舞,因为是毛泽东讲的,而且在毛泽东的事件中都是成功的,他真的把国民党打掉了。你讲了这样大话后就要有所表现,假设你讲国阵里没有主仆关系,你一定要敢于反对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你敢吗?”
    “你要讲这句话,你就要有勇气解决问题,马青马华能否叫希山慕丁收回举剑的行动?不用叫他道歉啦,只要他答应以后不要再举,那么马华继续留在国阵的话,我没有话讲。”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应该垫高枕头想一想,留在这样的阵线还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对得起这个民族,有没有你们所讲的民族尊严,没有的话,以后不要再讲代表华人,至少不要再讲代表李万千。” 

  3. wilson says:

    他们凭什么要黄明志道歉?

    郭史光庆07年8月13日 晚上8:03

    首相阿都拉在柔佛大水灾期间,在国内逗留不及24小时,便到澳洲柏斯为胞弟所开设的一家餐馆开幕剪彩,弃数万名痛失家园的灾民们不顾。身为一国之首却连最基本的政治责任也无法履行,是否曾公开向灾民道歉? 副首相纳吉罔顾国家宪法与建国原则,擅自宣布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是回教国,不仅伤害了国民的感受,更动摇了建国基础和宪政原则,他是否曾收回讲话公开道歉? 巫青团副团长凯里去年多次在巫青区团大会上发表“种族论赢输论”,指华人将会借巫统党争的机会来牟取族群利益。这名驸马爷为了抄捷径攀上权力阶梯,不惜煽动种族情绪,营造族群危机意识,事后不仅没有道歉,反而放狠话说“我们为甚么要道歉呢? ” 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在两届巫统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将暴力文化渗入政治运动,大肆鼓吹种族主义。他同样不曾道歉悔过,反以非马来社会对马来文化遗产认知不足等似是而非的悖论来狡辩,还要马青为他暖颊解围。 国会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在国会的停车场宰杀牛羊,以庆祝首相新婚,不但亵渎国家最高立法机构,更侮辱了兴都教,然而,国会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拉惹阿末除了逃避问题,敷衍回应,我们有看到他向触犯兴都教徒的宗教敏感而道歉吗? 如果掌握国家政治权力的执政领袖,都没有为推卸政治责任、合理化暴力流氓文化、侮辱宗教的行为,以及违宪、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向选民道歉仟悔并负上政治代价,反过来他们凭什么要求把一些民间普遍流传的言论加入音乐创作里的黄明志道歉,甚至以个人自由作为代价? 执政领袖的担当去了哪里? 对政治领袖设下更高的道德与政治操守,赏善罚恶,是评估现代国会代议民主制度是否完善的条件之一,其目的除了确保政治领袖无时无刻受到民意的监督与鞭策,更是保障人民基本的自由与权利,彰显人民是老板的民主原则。 根据这项原则,政治领袖无论是因为个人道德败坏、言论不当、玩忽职守、政策失误、领导不力,甚至是涉嫌罪案却不能清楚交代的情况下,都必须做出相应的承担,从公开道歉、降职、辞职甚至退出政坛不等。 一直到80年代尾才推翻独裁政权进入民选制度的韩国,就展示了成熟的政治负责文化。该国前总理李海瓒在去年的韩国铁路系统工人大罢工的第一天,与一群商人打高尔夫球,结果召来“不务正业”、“不分轻重缓急”的批评,最后被迫丢官。较后建设部长官秋秉直和两名政府高官,也因为韩国政府无法抑制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而引咎辞职,以示负责。 反观自称在50年前就施行民主制度的马来西亚,其首相在弃水灾灾民不顾之后,仍可以大言不惭地自称是全民首相,州务大臣则将大水灾归咎予老天。无论国家出现什么危机与惨剧;政策出现什么失误与舞弊,这个国家的执政领袖从来无需承担一丁点的责任,连一声“对不起”也省了。 发动国家机器围剿黄明志 不仅如此,拒绝严以待己的国家领袖反过来以“亵渎宗教”、“羞辱国歌”等口号式的指控,围剿一名24岁的公民,甚至发动国家机器,包括党国控制的主流媒体以深具误导性的新闻来营造舆论进行批判、警方政治部向黄明志的父亲施压、马来西亚驻台北友谊及贸易中心传召黄明志面谈等等。 国家以种种压迫性手段强迫行使言论自由的公民威慑于国家淫威之下,通过公开道歉悔过甚至接受惩罚的方式来点缀国家的权杖,合理化并巩固国家的威权统治。 国阵自2004年大选赢得前所未有的91%国会议席后,尽管国阵的公关手段,尤其是对阿都拉的改革、亲民与全民首相的形象包装无孔不入,但是近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反映国阵的压倒性议席已经逐步沦为变相的独裁政权,其权力运作已渗入每个公民的个人生活里。 主流媒体成激化种族矛盾帮凶 执政党牢牢控制国会,司法独立自1988年后不复存在,主流媒体在政商垄断和恶法钳制下成为当权者的传声筒。因此,国阵主干政党巫统的领袖的言论,不受制于法律,甚至可以超越宪法,相反的,致力于捍卫宪法精神的公民社会,其声音却被当权者下令在主流媒体上消音。 主流媒体的集体阉割,让当权者可以轻易逃过一切贪污腐败、治理不当、政治操守不佳的检视,避免统治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的裂痕不断扩张,却反过来通过主流媒体大肆炒作宗教族群课题,以此争取各自族群的支持,迫不及待修补面临崩溃的权力基石。 至于无法扮演监督政治权力角色的主流媒体,只好退守于维护民族尊严权益的岗位,不幸成了当权者分化人民、激化种族矛盾的帮凶。黄明志改编国歌风波在不同语文媒体出现两极化的报道角度,就是最好的佐证。 靠打压黄明志展示政治霸权 黄明志改编国歌风波,已拉响当权者政治权力无限度扩大渗透的警钟,反映当权者操弄宗教种族课题的程度,已经严重至不惜种族化与宗教化任何课题,大至国家政治事务,小至个人生活琐事;上至立国原则,下至歌曲创作,来延续自己身为民族与宗教英雄的神话。 要神话让人心神向往,深入民间,神话里的妖魔鬼怪就必须臣服于英雄的长剑之下,甚至改邪归正,成为英雄的侍从。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权者需要动员整个国家机器,里应外合、恐吓诱导,势必要让黄明志妥协屈服。 一旦黄明志愿意成为点缀当权者长剑上的另一颗宝石,不仅让当权者身为民族与宗教捍卫者的地位更加稳固,召唤操弄民族宗教情绪的力量更形强大,另一方面则向对方的同情者和异议分子展示自己的政治霸权,取得杀一儆百的寒蝉效应。 一起捍卫虚拟世界言论净土 倘若黄明志能够结合公民社会与虚拟世界的力量拒绝低头,反而通过其他方式如法律行动或发起声援运动反将一局,可以让碰壁的当权者陷入窘境,连带削弱其领导权威。另一方面还能鼓励更多的人士勇于发声,敢于对权贵呛声,在当权者所营造的文化霸权里开出一个缺口。 单靠个人的行动无法争取个人的言论自由,公民社会和网民当然也不能只靠黄明志一个人对抗整个国家机器。不同人士可能对黄明志的歌曲内容抱有不同立场,但是基于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公民社会和虚拟社群此时就应该全力捍卫黄明志的基本权利,保卫虚拟世界这片言论自由的最后堡垒,阻止这个准独裁政权无止境地将权力伸入你我的私人生活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